6100万!瑞幸"第一只靴子"落地,更多罚单还在路上


图/视觉中国

此次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处罚只针对虚假宣传行为,不包括对财务造假问题的处罚。更多罚单还在后面

来源:财经十一人

文|马霖 余乐 吴琼

自曝造假6个月后,瑞幸咖啡收到了第一个处罚结果。

9月22日上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宣布对构成虚假宣传行为的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以及在瑞幸事件中起到帮助虚假宣传作用的43家第三方公司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处罚金额共计6100万元。

《财经》记者了解到,因监管机构的权力范围问题,市场监管总局的处罚只针对虚假宣传行为。针对瑞幸的财务造假行为,财政部会根据《会计法》的规定另做处罚。财政部官网显示,该部已完成对瑞幸公司境内运营主体的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发现了瑞幸的虚构交易额、收入、成本、利润等问题,并将依法给予行政处罚。

截至发稿,市场监管总局未公布每一个涉案公司的具体罚款金额。但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对于构成虚假宣传和帮助虚假宣传行为的公司,处以20万元以上、200万元以下的罚款。因此,涉案的45家公司每一家的罚款金额上限都是200万元。

市场监管总局在处罚通知中称:“2019年4月至12月期间,瑞幸公司为获取竞争优势及交易机会,在多家第三方公司帮助下,虚假提升瑞幸咖啡2019年度相关商品销售收入、成本、利润率等关键营销指标,并于2019年8月至2020年4月,通过多种渠道对外广泛宣传使用虚假营销数据,欺骗、误导相关公众,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的规定,构成虚假宣传行为。”

除瑞幸公司,遭到处罚的还包括北京车行天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北京神州优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征者国际贸易(厦门)有限公司等43家第三方公司。市场监管总局认定这些公司“为瑞幸公司实施虚假宣传行为提供实质性帮助,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二款“经营者不得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的规定,构成帮助虚假宣传行为。”

收到处罚通知后,瑞幸咖啡对《财经》记者表示:“瑞幸咖啡尊重并坚决执行国家相关部门就此次调查所做出的处罚决定,并已就相关问题进行全面整改。我们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要求,进一步规范经营活动,保障稳定运营。”

对于“后陆正耀时代”的瑞幸来说,处罚结果的出炉不是一个坏消息。瑞幸一位高级管理层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中国政府各部门对瑞幸咖啡的严厉处罚,公司高层心理已有预期。国内处罚的“靴子”陆续落地,可以使得管理层尽快将重心回归到经营层面。

来自市场监管总局、财政部等国内监管部门的处罚是瑞幸面临的第一项大考。瑞幸未来还将面临数项大考,包括美国证监会、司法部的罚款,连带的刑事责任判罚,以及美国股东发起的诉讼、与可转债债主的和解等,这些事项都将可能让瑞幸继续付出巨大的代价。

该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公司在短期内不太可能获得新的融资通道,暂时也没有获知任何可能的被收购计划。因此,瑞幸现阶段经营策略的核心就是在经营层面实现造血。

目前瑞幸已经采取了很多措施以降低成本、提升收入水平。很多原本计划中的新项目已按下暂停键,门店扩张和小鹿茶的加盟速度也大幅减慢,公司将聚焦能产生正现金流的业务,把目标从“快速扩张”改为通过精细化运营而“活下去”。

“切割”陆正耀

自瑞幸自曝财务造假以来,瑞幸董事会成员频繁变动,董事长陆正耀与资本方之间的矛盾公开化。目前陆正耀已经离开了瑞幸的董事会和管理层,也失去了所有股份。

7月1日瑞幸公布的特别调查委员会财务造假情况调查结果中,未提及陆正耀是否参与造假。但显然,由于陆正耀是瑞幸创始人、前董事长,也是瑞幸商业模式的核心人物,如果现在的瑞幸能做到与陆正耀做切割,则代表瑞幸至少试图与造假的历史做切割。

此前陆正耀、前CEO钱治亚质押的股权爆仓、二人及家族所持有股份在开曼群岛、英属维京群岛两地法院被清算,二人在瑞幸不再持有任何股份,也不担任任何职务。因此,理论上陆正耀对瑞幸董事会和公司事务已经丧失发言权,大权移交给目前拥有最大投票权的股东——大钲资本。

瑞幸实行“AB股模式”,B股投票权为A股的十倍。据《财新》的报道,大钲资本目前拥有瑞幸43.50%的投票权,以及7.15%的股份,愉悦资本的投票权为3.22%,持股5.30%。

至少从公开层面看,陆正耀不在台前出现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瑞幸员工告诉《财经》记者,公司出事之前,陆正耀经常出现在瑞幸的办公区,时常参与瑞幸的高管会议。“出事之后,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公司了。”上述瑞幸员工说。

不过,此前有一种看法是,陆正耀依然能够通过自己的影响力来影响瑞幸的决策。目前瑞幸董事会由查扬、庄伟元、刘峰、邵孝恒4名独立董事,以及郭谨一、曹文宝、吴刚3名执行董事组成。外界一直有观点认为,后三人都是陆正耀的“自己人”。一个被列举的理由是,在7月5日的股东大会上,针对陆正耀提出的罢免自己、黎辉、刘二海的董事职务,以及提名两名新独董曾英、杨杰的提议,郭谨一、曹文宝,吴刚均投了赞成票。

《财新》此前援引一位接近瑞幸董事会的不具名人士称,瑞幸的诸多事宜仍然向陆正耀汇报。

前述瑞幸高层人士驳斥了这种说法:“现在陆总不再过问瑞幸咖啡的任何事情,也没有遥控瑞幸。”他表示,陆正耀从7月5日的股东大会后,不再担任董事长、董事或其他任何职务,彻底离开了瑞幸。“他本人从股东层面、经营层面确实已经不再管了。”

他同时表示,瑞幸的四名独立董事都来自外部,剩下的三名管理层董事不存在被陆正耀控制的情况。“媒体此前已经披露过,陆正耀的股份已经被毕马威接管清算,他性格这么强的一个人,不会在幕后做这种事,这不符合他的个性。”

“外界觉得这么大金额的造假,为什么只有两